you're reading...
落葉

叉子

男人女人相對而坐,他們從大雨中逃進這裡,一間美式啤酒餐廳。

在熱鬧吵雜的熱氣之間,圍著黃色領巾的服務生領著兩人,走進餐廳最深處,找到僅存的空桌。兩人坐下後,一名胸上掛著Lucy名牌的女服務生接手,遞上水杯與菜單,滿臉假意的笑容與熱情問候。

「兩位好啊,我是Lucy,是你們今天的服務生,實在很不好意思,今日特餐剛好賣完了,今天的廚師推薦是海鮮燉飯與鮪魚義大利麵……」
Lucy的話還沒說完,男人點了大麥啤酒,女人要吃海鮮沙拉,決定的速度之快是希望可以讓Lucy早點離開,越快越好。

過濃的二氧化碳來自酒過三巡之後的假作熱情與大笑吼叫,餐廳內的熱氣讓玻璃起霧,隔絕了外頭的溼冷,能夠在週五的下班時段逃進這裡躲雨,實在幸運,但也還沒有到感謝上帝的程度,最多就是小小的走運。如果說每分每秒的每個決定都會對下一個時刻甚至整個世紀產生深刻的影響,那麼這兩人在半小時之前,在捷運站裡被人海誤導而轉錯彎上錯列車,坐了四站,發現方向完全相反,女人抓著男人的手,一邊大笑一邊懊惱的跑出車廂,男人囑咐著,這次千萬要坐對車子啊!實在是太傻了!沒想到卻在錯誤的車站遇見熟識的記者友人,正在為了忘記帶耳機出門而無法在咖啡廳聽打訪談逐字搞,這件職業生涯的大事而苦惱,女人大方地借出自己的耳機,讓這趟坐錯車的過程充滿了一點命中註定的天意,也好安慰因為多繞路而懊惱的男人。

「這就是命運啊!你不覺得很巧嗎?如果沒有坐錯車,就不會遇到她,還借了耳機拯救她,看似浪費的這半小時,也剛好讓我們順利進來這裡時剛好有位子!」
女人說得對,男人從霧氣隔絕的玻璃之中,看到外面成列的人影。
「的確,在大雨之中還要在外面排隊的感覺好痛苦。」
「你怎麼能知道他們是痛苦的呢?」
「我覺得。」
「或許是充滿期待的飢腸轆轆,滿懷好心情的來享受美食好酒?」
「這裡的人也都是這樣嗎?」
兩人開始觀察餐廳裡的人,如果時光倒退兩小時,這些人應該都是在這附近的證券交易所、股票公司或銀行一類的大樓工作,正襟危坐,不過現在每個人的狀態就像是迫不及待的撕開身上整齊得體的包裝紙,就為了看見裡面裝著什麼禮物,裡面的禮物是悶了一整天的苦惱、壓抑、熱情、各種過高與過低的情緒,從向下解開兩三顆扣子的領口、向上捲起的袖口,以及脫下高跟鞋自由自在的腳趾縫裡衝出。

有時候衝出的禮物,還有嘔吐物。

Lucy送來大麥啤酒與海鮮沙拉,祝兩人用餐愉快,迅速利落的離開。
「我希望廁所有嘔吐水槽,哎」
女人嘆了一口氣,在桌上尋找餐具。
「沒有叉子。」
女人探頭尋找服務生,但是服務生忙碌的穿梭各桌,也無力分享眼神去觀照其他桌。
男人喝下一大口啤酒,沒打算幫忙尋找叉子。
「我去找一下。」
「門口那裡好像有餐具區。」
女人起身往門口方向走去,在桌子與桌子之間迂迴前進,小心翼翼不撞到腳步恍惚的客人,女人注意到有個服務生正轉身背對她,手裡拿著數本菜單正要往門口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先生!」
服務生沒有回應,彎進工作人員的空間,門上寫著:辦公室。女人繼續往門口前進,又看見一位黃領巾服務生,女人伸出手揮揮,那名服務生同樣轉進辦公室。女人注意到現場的服務生一個個都走入辦公室。
「啊,叉子」
女人在靠近門口的地方看到餐具區,整齊地擺放各種醬料、餐巾紙與餐具,女人看到Lucy正推開辦公室的門要走進去,Lucy抬頭看到女人,臉上失去剛開始的虛假服務熱情,反而很緊張的盯著女人看。
「那個…Lucy…你沒有拿叉子給我……」
女人被這一秒的真實嚇到,瞬間領悟到,原來美式啤酒餐廳也就是建構在年輕貌美充滿活力與熱情的服務假象,畢竟誰會沒事掛著那種笑容,讓所有客人在眼神與服務上對自己上下其手,客人說什麼都答應,明明才第一次碰面,怎麼可能這樣大辣辣的相處呢?

「噢……餐點還滿意嗎?」
Lucy一秒變回和善熱情的服務生,臉上又堆滿笑容,如果驚嚇有樓層,女人在那瞬間的電梯已經直上七樓了。
「……我還沒吃啊…沒有叉子……」
「那祝您用餐愉快摟!」
Lucy迅速進入辦公室,在門還沒闔上時,女人看到Lucy把頸上的黃領巾扯下,從門縫中滑出,滑順的材質讓黃領巾慢慢的降落在黑白相間的瓷磚上。
女人緊握著叉子,也順便拿了餐巾、刀子、湯匙,從內心湧上的不安直覺讓她什麼都想抓,等下搞不好也沒有機會再遇到服務生了。
腦子裡還不太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會是Lucy被客人騷擾?還是Lucy跟同事吵架了呢?或許是服務業奪去了Lucy身為人的情緒自主性吧,畢竟一直維持笑臉實在是很累人,尤其在這個溼冷的周末夜,沒辦法與朋友相聚或者窩在家裡舒服的休息,卻要在這裡服侍這些酒醉客人,不知道Lucy會不會輪班去掃廁所呢?要是沒有分開的嘔吐槽的話那就真的是太悲慘了,尤其是門口還有這麼多人等著進來,也難怪Lucy會臭臉了……
玻璃推門突然被打開,哐啷的門鈴截斷女人的思考,女人往門口一看,一群蒙面的黑衣人帶著槍魚貫進入餐廳,女人嚇的重心不穩滑倒在地上,臉跌在Lucy的黃色領巾旁邊,手上的刀叉散落地上,第一個黑衣人看了她一眼,女人趕緊慌張的抓回刀叉與地上的黃領巾。
「你在這裡幹什麼,快點進去!」
黑衣人小聲的說完話後,向天花板開了兩槍,女人被後面進來的黑衣人推進辦公室。

「噢…..天啊…」

About recyclebase

插畫、影像製造 城市修理站 http://nothingisgarbage.wordpress.com/ 合作聯繫 recycle2024@gmail.com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書摘

雖然我們每天都會聽到有人大談通訊,但溝通(communication)並未改善,反而更困難了。 -------------資訊 P.369

→目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