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雜記

八月與九月交接之際,人生交接

八月二十七日晚間,替一位即將遠行前往德國念書做地圖的友人小送行,在土三寒六吃拉麵,講些有的沒的嘻嘻哈哈之事,友人害羞的不敢在我面前秀幾句破德文 / 牆上的製作麵團插畫讓我看的入迷 / 友人要去德國學習地理與地圖製作之大小事 / 麵團與地圖的製作都充滿著老式的嚴謹與浪漫。她下禮拜日啓程,希望一切順利開心!

期待未來可以與她一起去南極考察,只要冰凍大陸洲還存在的話就不無可能,或者是鄒洲鄉野間登高,與遠方山陵線上的羚羊對望致意。

八月二十四日下午,為愛遠嫁美國的過去的高中美術老師返台探親,當然是要從辦公室偷溜與她相聚,老師身上光芒依舊四射個性就跟柳橙一樣親近宜人又營養,穿梭於兩個世界,疲憊沒寫在臉上,倒是我,連腳趾縫都寫著累,也不知道在累些什麼,。小聊一下大笑數聲。幾日之後,我倆在公車上互相交換小小的心意,幾片dvd與一包簡易布朗尼粉。她下禮拜五離台返美,回到她部落格照片中的大房子與大前院。

八月十九日晚間,與從日本返台短暫停留的大學同學相聚,同行的還有其他兩位友人。我已漸漸忘記學校裡的大教室與課桌椅,還有下拉式螢幕與放映機,還有在紅色絨布椅上聽課到睡著的滋味,取而代之的是桌椅高度比例怎樣調整都讓人腰酸背痛的辦公桌椅。朋友目前還握著彩色筆,希望她可以繼續開心的握下去,然後挑塊好一點的橡皮擦。

前些日子聽說消基會檢測出多款橡皮擦添加可塑劑環境賀爾蒙),我回到房裡拿出橡皮擦,用膠帶一黏發現我的橡皮擦也是如此。另一個聯想是,曾經與朋友推敲出女孩童年時的鉛筆盒與長大後女人的化妝包有某種程度的演化關係,而我似乎還停在鉛筆盒階段,所以至今生命中並無化妝包的出現,裝唇膏的包包裡有悠遊卡公司鑰匙髮夾一堆名片集點卡等雜物,頂多只能被稱為雜物包。

經期的到來始終帶來驚奇,完全可預測的是經前症候群這群老朋友,但是落紅之日卻總是過於隨意,我企圖推測她到達日的邏輯,但是怎樣也猜不透。可連想到的另一種連結是,始終還是站在成熟女人邊緣徘徊的我,可能還在繼續散步吧。

About recyclebase

插畫、影像製造 城市修理站 http://nothingisgarbage.wordpress.com/ 合作聯繫 recycle2024@gmail.com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書摘

雖然我們每天都會聽到有人大談通訊,但溝通(communication)並未改善,反而更困難了。 -------------資訊 P.369

→目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