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reading...
雜記, movie

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藏著故事的心是很豐富的, 有些是蓬勃外放緊揪著你(或自己),有的在命運的選擇下從角落散發出一陣淺香後隨風而逝。

使用過的痕跡留在物品上,像是充滿刮痕和貼紙的旅行箱 褪色磨損的球鞋  外皮脫線綻開的沙發  還有空間 房子,不只是某個實質事件所留下的物理軌跡,還有隨著憶起過去跟著浮現的情感記憶,這也是二手商品迷人之處,在擁有物品的當下,藉著所有權異動,更能體會物質不滅(與情感不滅)定律,在有限的空間/容積/表面積載體之下,歷史層層覆蓋,是珍貴的增值資產。

HBO在1996年推出自製電視電影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1996) ,以同一棟房子在三個不同的年代(1952/1974/1996)的三個女性,關於墮胎的故事,三段故事間唯一的共通點只有相同的房子與同樣的社會議題。在不同年代的安排下,除了主動參入的客觀社會演進歷程所掀起的觀者思辯外,還有令人感到驚喜的,無生命物件(相同的房子)與有生命物件的結合。

推出後的成功迴響,順利催生續集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 2(2000),也是三段不同年代(1961/1972/2000)的女性先後在同一個房子所發生的事,續集的女性社會議題是同性戀,同樣透過三個不同年代看出這議題的轉變,比第一集較為出色的地方在於整體的故事性較為完整,三段風格不同的段落彼此銜接流暢,共同串連的*同一棟房子*的這項元素也運用得當,更能呼片名的衍生含意: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他們會說些什麼?又或者將主詞替換成If These People Could Talk,而故事裡的旁觀角色,他們會說些什麼?

故事不被說出就變成秘密,塞滿秘密的心反而略顯孤單,這些房子,樑柱,家具見證了這些時代下的秘密,孤獨的矗立。

如果可以,你會將故事流傳下去嗎?

能夠發聲是種很大的權力(利),有時也變成義務,必須要讓訊息流傳在不同人之間才能發揮作用,能夠發聲的人生來被賦予這樣的期待。

在人為的設計下,看戲的傻子將戲當作真實,是因為這內容是俯拾皆是的真實,於是傻子開始思考在命運安排下的她們就是我們。或許應該要好好善待每個接觸的機會,不論對方是生命有機體還是一罐與我接吻過的寶特瓶,他們都有一段我的故事可以說,說不說在於他們,而同樣的,那些我所接觸到的你們,我掌有一部分你們的故事,我想我會說的。


About recyclebase

插畫、影像製造 城市修理站 http://nothingisgarbage.wordpress.com/ 合作聯繫 recycle2024@gmail.com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書摘

雖然我們每天都會聽到有人大談通訊,但溝通(communication)並未改善,反而更困難了。 -------------資訊 P.369

→目錄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