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atest Post

反常有感

一成不變的生活令人感覺安心,所謂待在舒適圈裡的作息使人無法思考與反省。

(躲在故宮箱子裡保護翠玉白菜的人)

最近感冒了,而且算起來應該是三次。
第一次感冒是在生理期以前,但我不是很在意,這算是經前症候群的其中一個症狀,自己已經很熟悉這樣子的“身體鬧脾氣”,第一天是喉嚨的劇痛,只要喝下足夠的檸檬、粗鹽、左手香葉子,第三天症狀大概就可以消除。
第二次感冒是在生理期一結束之後,估計是被小姪子傳染,又是喉嚨劇痛,與其說是感冒,仔細一點的說應該算是咽喉炎吧。
苦惱於無法順利與人交談甚至吞嚥,感覺十分痛苦,發炎伴隨著輕微發燒,昏昏沉沉,也顧不得自己過去所自豪的各種“自癒”療法,因為擔心是腸病毒,所以一下子就把以往對身體的自信通通拋開,立刻奔向診所。醫生診斷、開藥,好險不是腸病毒,接著安心的吃藥期待病症能夠舒緩,吃了兩天的藥,喉嚨是不怎麼痛了,開始大量的排痰,不過胃部卻出現了對西藥的排斥,開始胃痛。 這到底該怎麼辦呢?算了,反正也快要好了,乾脆接下來就交給身體吧!
不吃藥了。 擅自決定停藥一天之後,果然病毒不是好惹的,病症又開始變得嚴重,喉部的不舒適延伸到鼻子,完蛋了,一早就下定決心要重回診所,但心裡卻很擔心這種停藥的行為會惹來醫生責罵。覺得好笑又無奈,醫生也不是自己的爸媽、老師或長官,為什麼會擔心醫生的責罵呢?甚至會產生“哎呀,讓醫生失望了”的小小歎息,自己已經是個大人了,擅自停藥也是自己的選擇,何必有這樣奇怪的心理反應呢?

不過,既然一開始擅自停藥,破壞了自己與那袋西藥的關係,這下子連身體的自癒能力也無法相信了。從學習瑜珈開始,老師說要學著傾聽身體的聲音,學著按摩穴道來回饋身體,哎,想到我竟然因為害怕而背叛了身體,一下子就投身到自己怎樣都不相信的西醫體系,與其害怕醫生的責罵,我看自己得先好好反省身體的受苦受難才是。

反常的事還有,因為接案工作陷入停擺,經濟收入暫時退回十分低落的等級,我開始將空閒下來的時間奉獻給自己的所愛,也就是畫畫,什麼都畫。 不同於有經濟目的的作畫,現在許多時候都是在繪畫中獲得心靈的平靜。 於是就想起在國中時的某一天,因為自己太深陷於畫畫的世界,老爸還特地打電話回家恐嚇我,以後不准再畫畫了!或許是因為那是個老爸不熟悉的世界,因此無法想像自己的女兒在那樣的反常下,還可以繼續的認真念書,所以頒布了嚴格的禁止令。
而我卻從那時候開始,誤將生活在禁止令下的世界當作正常,把描繪任何事物的慾望視為反常,鎖在腦子裡。 不過,就像擋不住的雜草,在牆縫中也能生存,與老爸心中的世界觀完全相反的我,以其他各種形式的反常,繼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長大了才懂,這才是我的“正常”。 於是,經過了這麼久,鎖在腦子裡的那股慾望,想要畫下任何東西的慾望被打開了之後,完全無視於技巧,手的一舉一動都是為了要滿足這樣的慾望,我開始不斷的練習,至今也獲得了很多滿足與幸福。

因為就是想要從線條之中找出自己看待世界的各種角度。

 

………………………….Image Today………………………….

§日日好日§

七月 2014
S M T W T F S
« Jun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目錄

輸入EMAIL來訂閱此BLOG

Join 529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